《中国历史地理论丛》1998年第4期

中华本《金史》地名点校疑议

王子今

    1.《金史》卷一《世纪》:“三年丙子,唐括部跋葛勃堇与温都部人跋忒有旧,跋葛以事往,跋忒杀跋葛。使太祖率师伐跋忒,跋忒亡去,追及,杀之星显水。纥石烈部阿○、毛睹禄阻兵为难,穆宗自将伐阿○,撒改以偏师攻钝恩城,拔之。阿○初闻来伐,乃自诉于辽。遂留劾者守阿○城,穆宗乃还。会陶温水、徒笼古水纥石烈部阿○版及石鲁阻五国鹰路,执杀辽捕鹰使者。辽诏穆宗讨之,阿○版等据险立栅。方大寒,乃募善射者操劲弓利矢攻之。数日,入其城,出辽使存者数人,俾之归。”(第1册第13页)
今按:“跋忒亡去,追及,杀之星显水。纥石烈部阿○、毛睹禄阻兵为难,……”,应为“跋忒亡去,追及,杀之。星显水纥石烈部阿○、毛睹禄阻兵为难,……”。《金史》记述女真早期部落史,部落名一般称某水某部,体现女真人在较原始的生产生活条件下于川谷依水而居的情形。如下文“陶温水、徒笼古水纥石烈部”即是。阿○与毛睹禄同属“星显水纥石烈部”,见于《金史》卷六七《阿○传》:“阿○,星显水纥石烈部人。”(第5册第1584页)“阿○归,谋益甚,乃斥其事。复召之,阿○不来,遂与同部毛睹禄勃堇等起兵。”(第5册第1585页)
    2.《金史》卷二六《地理志下》:“(积石州怀羌)城三循化,西至生羌界一百里。大通、临河、夏界。来羌,临夏边。”(第2册第654页)
今按:怀羌城三,为循化、大通、来羌。“大通”后标点应与“循化”、“来羌”同。“大通、临河、夏界”应作“大通,临河、夏界”。
    3.《金史》卷二九《食货志三》:“章宗大定二十九年十二月,雁门、五台民刘完等诉,‘自立监铸钱以来,有铜矿之地虽曰官运,其顾直不足则令民共偿。乞与本州司县均为差配’。”“宰臣以闻,遂罢代州、曲阳二监。”(第4册第1073页)
    今按:雁门县民与五台县民联合上诉的可能性不大。“雁门、五台民刘完等”,疑当作“雁门五台民刘完等”。“雁门郡”与“代州”地名长期以来更易频繁。战国秦汉称“雁门郡”,隋开皇初称“代州”;大业初,又改称“雁门郡”,唐武德元年复置代州总管府;天宝初曰“雁门郡”,乾元初又称“代州”;中和二年,置雁门节度使,次年,称代北节度使;宋曰代州雁门郡,金元称代州。事实上,“雁门郡”就是“代州”,“代州”就是“雁门郡”。雁门也可能作为代州州治所在,在此作为代州的代称。《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一五一《代州》说,元世祖忽必烈中统四年(1263年),省雁门县入州。而《金史》中统二年(1261年)开始议修,至正三年(1343年)正式任命脱脱为都总裁官,主持修史,次年十一月,《金史》修成。也就是说,《金史》的执笔者从事编撰时,雁门县已经不存在。如果考虑到这一事实可能会对《金史》作者的地理意识产生影响,那么将所谓“雁门五台民刘完等”中的“雁门”不作“雁门县”解,可能也是合理的。
    4.《金史》卷六五《始祖以下诸子列传○谩都本》:“(谩都本)讨岭东未服州郡。过土河东山,败贼三千人。奚、契丹寇土河西,与猛安蒙葛、麻吉击之。”(第5册第1544页)
今按:“土河东山”,应作“土河东山”。标作“土河东山”,可能与下文“土河西”有关。谩都本的军事活动,主要在今黑龙江、吉林地区。土河,据《辽东志》卷一,即今东辽河上源北大河(参看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9月版,第290页)。其实,“过土河东山”叙说具体,而如果理解为土河东岸诸山的话,则行军方向与行军路线无法确知,这样的笔法,也不合纪史的常规。而如果考虑与文中“岭东”同例,“土河西”也应当写作“土河西”。
    5.《金史》卷六五《始祖以下诸子列传○蒲家奴》:“赛里亦以兵会太祖,自草○追辽帝,蒲家奴、宗望为前锋。”“上次胡离畛川,吴十、马和尚至小鱼○,夜潜入辽主营,执新罗奴以还,遂知辽主所在。”(第5册第1543页至第1544页)
   今按:点校者将“新罗奴”作为人名处理,亦列入《金史人名索引》。然而此人《金史》仅一见,应作为“新罗”之“奴”理解,“新罗”为方域名,地在今朝鲜半岛南部。“执新罗奴以还”,当作“执新罗奴以还”。?
    6.《金史》卷六五《始祖以下诸子列传○蒲家奴》:“上次胡离畛川,吴十、马和尚至小鱼○”,“蒲家奴等昼夜兼行,追及于石辇铎,我兵四千,至者才千人,辽兵围之。余睹指辽帝麾盖,骑兵驰之,辽帝遁去,兵遂溃,所杀甚众。”(第5册第1543页至第1544页)《金史》卷七四《宗望传》:“上闻辽主在大鱼○,自将精兵万人袭之。蒲家奴、宗望率兵四千为前锋,昼夜兼行,马多乏,追及辽主于石辇驿,军士至者才千人,辽军余二万五千。”“辽主谓宗望兵少必败,遂与嫔御皆自高阜下平地观战。余睹示诸将曰:‘此辽主麾盖也。若萃而薄之,可以得志。’骑兵驰赴之,辽主望见大惊即遁去,辽兵遂溃。”(第5册第1701页至第1702页)
    今按:金军追击辽帝作战所涉及地名,“小鱼○”与“大鱼○”,当有一误,难以判明正误,亦应出校记说明。又“石辇铎”与“石辇驿”,亦当有一误,应有校记说明,推想似当以“石辇驿”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