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J转帖【《光明日报》1999年04月02日 】
 评《李自成结局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李自成结局研究课题组的论著《李自成结局研究》,最近已由辽宁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以严谨的学风,对李自成结局的由来和发展脉络进行系统的清理,对争论各方的
观点和论据进行深入的分析,对李自成兵败之后的下落作了明确的回答和有力的论证。
  李自成兵败后的下落所以长期争论不休,不仅是由于史料记载的歧异,还有研究方法的问题。课题组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一切以历史事实为依据。他们在搜集大量资料的基础上,以当时人记当时事、当地人记当地事、当时人记亲历事为标准,选用清初三十年内的原始资料进行分析,发现这段时间内不管清与南明双方的官私记载如何歧异,“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李自成兵败后遇害,各书记载是相同的”(第11页),从而排除了“禅隐”之说。课题组还细致考察了清代以来众多学者对早期史籍记载互歧之处的分析与考证,指出至清末李自成于顺治二年(1645年)五月死于湖北通山九宫山村民之手的事实已被基本弄清,再经民国与建国后许多学者的研究,到50年代通山遇害说已被大多数学者所接受,从而进一步排除了其他说法,说明通山遇害说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是从草率结论开始,到简单作结告终”,而是“清代学者、民国学者以及建国以后许多学者长期研究的结果”(第49页)。接着,课题组又用具体事实驳斥了某些夹山“禅隐”说 者对最早记载李自成死于九宫山的阿济格奏疏与何腾蛟奏疏的否定,并从顺治三年清政府战略部署的变化和大顺军余部毫无章法的军事政治行动,进一步论证李自成已死于战败之后而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使之更具说服力。课题组的论证,应该说资料扎实,方法科学,分析正确,结论是符合历史真实,令人信服的。
  这部论著的最突出成就,是对奉天玉和尚有关文物的鉴别与研究。夹山“禅隐”说自何首倡之后,虽曾得到章太炎的支持,但却缺乏直接的文字记载为依据,长期遭到众多学者的批驳和冷落。1980年湖南石门县李自成调查组挖掘夹山寺奉天玉和尚“墓”,发现并征集到一批文物,一些学者便以此为依据断定此“墓”即为“闯王陵”,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进而提出“武昌会议”、“设疑代毙”、“幕后指挥”等论点,重新掀起一场争论。许多坚持通山遇害说的学者纷纷撰文反驳,指出所谓“武昌会议”、“设疑代毙”、“幕后指挥”等纯属子虚乌有的虚构,但由于他们不是文物、考古或宗教方面的专家,或者未至石门亲自考察有关文物,一时还难以推倒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这个夹山“禅隐”说的核心论点。课题组不仅亲至石门查看有关文物和文物鉴定书,而且在北京先后召开宗教问题和文物考古两次座谈会,向有关专家学者请教,从而发现奉天玉和尚文物发掘、鉴定和保护工作中的种种失误,并正确释读出文物上的道符与文字,证 明奉天玉和尚恰恰不是李自成。例如夹山“禅隐”说者以夹山寺遗址出土的阳圹灵符砖证明奉天玉和尚是以所谓“一墓三穴”的陕北葬俗安葬的,砖上的符文隐喻着“闯王陵”三字。课题组经研究指出,在所谓三穴的“中穴”中出土了《中兴夹山祖庭弘律奉天大和尚塔铭》,证明那原本是奉天大和尚塔的塔基,所谓“一墓三穴”的说法难以成立。他们还正确释读出阳圹灵符,指出符中心被说成“门吞”二字的复文应是“门天口”三字的复文,所谓“马”字应是稍有变形的北斗星图,符文中根本不存在由“门吞马”组成的“闯”字。1980年在贵州思南葬于万历三十二年的明张守宗墓出土的阳圹灵符砖,其朱书道符与夹山寺出土的圹符砖几乎一样,被解释为“闯王陵”三字的那一部分也基本相同,更使关于“闯王陵”三字的所谓“科学破译”不攻自破。这样,将奉天玉和尚“墓”说成“闯王陵”,将奉天玉和尚说成李自成的论断就发生根本动摇,夹山“禅隐”说也就失去主要依据而被彻底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