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苦斋书话(之一)
孟彦弘

    关于胡适的论著,近来出版多种,其中较为重要的有:《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黄山)、《胡适学术文集》(中华,现已出中国哲学、中国文学史、新文学运动、语言文字、佛教等)、《胡适文集》(北大,十卷本)、《胡适日记》(北大)等。其中《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为影印本。
    《四库全书》是文史研究者经常取用的大型古籍丛书,十几年前台北据文渊阁本影印发行后,颇便学者使用。但因在编纂中有意篡改以及工成众手而为学者诟病,并进而否定其版本价值。近来本人将中华书局标点整理本张华《博物志》与四库本对核一过,发现并不其然,有许多明显的错误,四库本并不误。倘若整理者能将四库本也作为校勘的本子之一,不仅可以减少整理者许多考辨与推测,而且还可以提高本书整理的质量。近来又出版了对《四库全书》的续补之作,主要有《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齐鲁),此书编出版曾受过邓广铭先生的批评,认为列入存目的书并非全因政治原因,主要还是由于其学术水平,而且其中有学术水平的古书已陆续出版过,故不必再照存目全盘出一遍。但此意见并未事者所采纳。我们虽同意邓先生之说,但出版者不会花若干年工夫,等组织学者研究后再拟目出版,他们主要是从商业角度出发的。从便于学者使用这一角度来看,集中印出来总要比不印好。《续修四库全书》,主要收罗四库未收及四库以后的主要古籍。《四库禁毁书丛刊》(北京),收编修四库全书时明列禁毁的古书,主要以雷梦水《四库禁毁书目考》中所列书目为准。《文渊阁四库全书补遗》(据文津阁补,北图出版社)将现在通行台北影印的文渊阁本与中央图书馆藏文津阁本进行对勘,发现两阁多有不同,虽现在所出仅是集部,但已使人明白泛泛比较各阁优劣实无意义。另外,上海古籍印行了《纂修四库全书档案》,为学者研究四库全书提供了便利。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是系统掌握古籍的一把必备钥匙,故对其研究也为学者所重视。主要有胡玉缙《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此书自六十年代出版后至今方由上海书店重印,亦可谓不易得。本书主要是收集以清人为主的各家对提要的考辨,胡氏自己也有按语。可惜书后未列胡氏引用书目,不免美中不足。)余嘉锡《四库提要辨正》,此书用力甚勤,旁征博引,辨证精到,美不胜收。虽有人讥其过于繁琐,但我以为余先生虽以提要为主,但考辨中并不仅限于此,而是涉及到了古代学术思想中的许多问题,且多精要之见。此书虽以纠正提要为目,但他并以此自重而轻视提要,尤可显大家风范与学者气度。与作者《古书通例》、《目录学发微》等一同参观则更好。另外,李裕民、崔富也作过这一工作,但规模、成就不可与余先生同时而语,只可说有一得之见吧。
    本世纪三十年代曾组织学者编写《续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将四库以后的重要古籍写出提要。七十代香港曾铅印出版,但错误甚多。前几年中华书局曾据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提要稿本整理排印,但仅出经部。现齐鲁书社据此科图稿本影印出版,并声明中华整理本不再续出。遗憾的是,因售价之昂,我们已无力再像四库提要一样备置案头,随时翻检了,可叹,可叹!
    《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已于近日由北图出版社(原名书目文献出版社)出齐,据第一本恐亦有十年矣,研治明清史者不可不注意此书。
    《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藏善本丛书·明清史料丛书》已由北大出版社出版多种。可惜北大将影印书亦视作善本,印制豪华,十六开单栏,字大清晰无比。倘蒙执事诸君稍稍措意于读者,似乎一页影印作上下两栏,使研治者有力解囊购置而不必将卖主全系于图书馆,则不胜感激。此举或未必影响经济效益;倘若因此而影响收入,则将一页印在两页亦可!
    徐中舒先生以先秦史名家,在生前曾应中华之邀编选了自己的论文集,可惜在他作古之后的今天才得以印出,名《徐中舒史学论文选集》(上下)。这也是大陆学界的惯例。除收先秦史论文外,还收有他整理《明清史料》时写的长篇序言。